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春风,春风,春风
【春风,春风,春风】
              春风、春风、春风
 
  析仁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初夜,会交给一个非常有经验的少女。
 
  那是他高中的一个暑假,他一个人单独的出去爬山,遇到了这个可爱的少女。 析仁看他顶多只有十六岁。童稚的笑容,和清纯的外貌,让他一眼就看上了她。 他走上前去问她一些傻问题,少女也有意无意的表现出对他的好感。两个人一路 都谈得十分投缘。
 
  下山的时候走过一个旅馆,又是一家餐馆。少女提议去吃点东西,休息一下。 两个人叫了几个精致的小菜,吃的时候有说有笑。
 
  吃饱了。少女却表现出一副疲倦的样子。
 
  她撒娇的说:“我走不动了。可不可以到里面去休息一下?”
 
  析仁立刻敏感的想到“开房间”。他的脸都红了。他感觉到自已两腿之间, 微微跳动了一下。几乎要坚挺起来。他努力吸一口气,对自已说,大不了破了自 已的童贞就是了。男子汉的气慨让他义不容辞的点了点头。两个人就走向旅馆部。 
  拿了钥匙进了房间,少女大方的说:“我要洗个澡,你在外面等我。”
 
  少女出来了光著身子,只用一块毛巾裹著。看著析仁,丢出一个神秘的微笑, 脱了毛巾,滑到被子里。她对析仁说:“你去洗个澡阿!我等著你。”
 
  析仁不知所措的进了浴室,急急忙忙的把身子洗乾净。出了浴室,也是光著 身子,掀起被子,看著少女光滑丰满的背影,几乎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麽。笨拙 的躺在少女身旁。他颤动著以左手掌起上身吻向她耳际,她则体贴的把娇躯后退。 让析仁隆起的下身紧贴在她丰腴的臀部,析仁顺从的把宝贝放在她的双股之间, 立时感觉到龟头传来极度愉快的激情!
 
  鼻际闻著少女发际传来阵阵的幽香,析仁亲吻著她的耳垂。看著她闭著双眼, 竟似乎有些颤抖,他知道少女心里必然也十分紧张,毕竟这做爱的事,是接纳一 个男人的性器进到自已的身子里。他想到做爱的刺激,呼吸的气息,不由得逐渐 急促起来。
 
  析仁将右手移动到她右肩上,拉开盖著的被子。从她的背后向前看,在幽柔 的灯下,浑圆的乳房上有著一圈粉红的乳晕,乳头则适中地嵌在其中。析仁伸出 右手,由她身后拙笨地掌握住它,柔软的乳房在他手中细嫩诱人。
 
  她转过身来,□开了被子,将迷人的乳房暴露在析仁面前。析仁迷住了,他 想不到女人赤裸的身子是那麽迷人!“微陷的乳沟使他有一股把面部埋进去的欲 望。
 
  析仁压了上去。上身揉压著她的双乳,两手由她腋下反勾,匍伏在她身上。 粗卤地狂吻著她的朱唇、粉颈,鼻际则呼吸著令析仁疯狂的体香。
 
  「轻点!」她一面嘤咛说道,一面伸出双手探索析仁跨间的宝贝。
 
  她接触到析仁的阴茎时,他不禁深呼了一口气。激烈的刺激让他移动身子, 迎向她的双手。以双膝拱起下身方便她的双手同时揉动他坚挺宝贝,析仁一头埋 向她双乳之间,吸吮著她的一双柔绵胀耸的乳头。
 
  他的舌头在乳尖四周舔动,使她张开樱唇轻轻的倒吸了一口气。此一发现, 使析仁大胆地以双唇重重的夹著她的乳头。
 
  久忍不住的命根子,在她的引导下,龟头在棉花也似的柔软之间移动。他感 觉到伞缘被两片柔软的肉片夹著,上下滑动。在两片肉的上方,他的开口接触到 一个小肉球,然后又回来,由肉片夹住往下滑动。析仁禁不住传来的快感,想要 一探她双腿之间的隐秘。到底为什麽会带给他如此奇妙的感觉?他掀开被子,将 她的娇躯整个暴露在眼前,转过身来将头埋入她双腿间。
 
  女人的大腿真的比羽毛枕还柔软还舒适,男人能枕著女人大腿睡觉一定是人 生最大的享受。“他在吸吮她那细软修长的大腿之际,却嗅到一股不同的体香。 是从她的私处传来的异香。只见她双股间的阴唇闪亮著,体液包覆在山丘和一丝 细缝上。伸出食指在细缝上下轻揉著,感受小腹传来即将迸发火山口的涨痛与湿 濡。
 
  「啊!啊。。啊。。」少女双腿左右扭动著,大大的开叉,露出那粉红色诱 人的魔洞。双手紧握析仁的下肢,口中则发出惑人的呻吟。听她那惑人的嘤咛声, 使析仁不禁伸出手,探入她双腿之间的隐秘处。
 
  曲卷乌黑的阴毛稀疏地遍植丘阜上,洞口的双扉随著她的颤动在濡湿中蠕动 著。析仁以手指轻轻触摸粉红的洞口,可看见一深黑幽径直通内处。手指左右轻 轻拨开双门,竟使她忍受不住坐了起来,一把将析仁抱住,析仁不由自主的移动 身子,紧贴在她身上。
 
  她曲起右腿将析仁放在她双股间,左腿张开,以左手扶著析仁的宝贝,用他 感觉最敏锐的头部,在她肥腴细嫩的阴唇间移动。左右两瓣阴唇含著析仁坚硬又 细致的顶部,上下缓缓移动,滑润的体液,使析仁感到自已的宝贝好像在水中游 来游去的鱼。每次移到她两瓣阴唇的上端极处,龟头尖端就触及一个软软的小圆 珠。小肉球随著析仁龟头的揉动,越来越硬。她也随著娇喘不已。
 
  从未进入过洞探险且敏感的宝贝,怎受得了这一阵舒服温柔的搓揉,一阵酥 麻由阴茎根部升起。析仁感觉到射精的冲动。他赶紧深深插入。对她说,我快要 到了,你暂时停一下。她合作的中止了动作。强烈的刺激舒缓下来。他得到一点 控制,射精的冲动慢慢冷却。在她体内享受了一阵,她体内肌肉不自主的抽搐著。 阴道壁在阴茎上时紧时松的似乎要把他的精液全部吸出来。射精的冲动又高升了。 他知道必须抽出来,要不然必然忍耐不住。於是他全根都离开她的身子。
 
  为了弥补她的感觉,他伸出两手揉著她坚实的双乳,张口吸吮著她的乳头。 以双腿分开她双腿,命根子则在她私处左右轻点,点得她欲火更加高张。
 
  「析仁贴紧我。」她急喘著说。
 
  析仁却不敢深入。因为他的极限已经到了。所以仍然在门外轻点,他感到少 女湿润无比。显然她已受够爱抚,私处体液泛滥,甚至滴流到股下的床单上。 
  「我要你。。。。」在她再度哀求声中,析仁合作的一挺下体,宝贝深深埋 入少女阴部。她哼了一声。
 
  析仁感到她私处收缩的力量在宝贝全根每一寸作极为刺激的揉动。
 
  他知道自已到忍耐的极点,於是加快动作,连续抽送几十次,在她发颤抽□ 中,析仁感觉小腹开始不自主的收缩。本能让他将双腿前耸,宝贝全根深入她体 内。忍耐已久的精液,从小腹急涌而出。直射入她的子宫。
 
  她感觉到析仁强有力的精液,冲击著她的子宫。引起她一阵刺激。
 
  她知道这是什麽意思。想起怀孕的危险,虽然刺激,却忙不迭的想要推开析 仁。「啊。不要那麽深。浅一点。。啊。。不要射在里面。」。
 
  然而这是析仁初次交媾的高潮,他怎舍得在这紧要关头退出那魔洞?
 
  析仁双手搂住她的纤纤细腰,往下身方向按来。龟头在她体内,紧紧的顶著 她的子宫口。精液有力的激射,深入她的身子。
 
  太美了!交媾后的舒畅使析仁全身松弛了下来。析仁乏力地趴在她柔绵的胴 体上。他感觉到自已留在她体内的肉柱,正在迅速撤退。
 
  她温驯地拉起被单在析仁背上替他擦著汗,摆成侧卧姿势,私处仍含著析仁 的命根子。
 
  析仁微笑地望著她,她亦望向析仁,有点羞□,说:「你怎麽那麽快?我还 没有到!」
 
  析仁凑过头去,说:「谁叫你一开始就动得那麽快,这是我的第一次哩!」 
  她羞红著脸说:「真的?没骗我?」想起自已己经和几个男朋友作爱,她心 中有一阵愧疚。能够享受析人的童贞,使她觉得需要更多的补赏他。可是另一方 面,她却又对析仁有一点失望。难道这个英俊潇洒的年青男孩,竟然这麽不管用? 她会不会怀著满腔激情,就这麽失望的拥著被子张著眼睛,一夜不能成眠?还是 她可以继续挑逗他,使他再度勃起,一夜两度?还有,析仁毫无顾忌射精在她体 子,会让她怀孕吗?
 
  析仁却体会不到她心里许多的感觉,还来不及回覆,她的唇已覆上析人的双 唇,以舌尖相互探索著。
 
  一阵亲吻爱抚过后,析仁觉得命根子又顶著她私处涨了起来,她也有了感觉, 心中暗自窃喜。她主动的再度揉向析人来。
 
  这次,她坐在析仁的大腿上。轻柔地摆动臀部,析仁刚射过精的阴茎,感觉 到一种特殊的激刺。他几乎想要求她别再抽动。他张开口说:“我的感觉好奇怪。 有点酸痛。”她新婚一年多的经验,让她知道这是男人在射精后必然有的反应。 於是她放慢了动作。只用体内的肌肉吸吮著析人。析人感觉到尖锐的刺激改成温 柔的爱抚。肉柱享受了柔情的滋润,酸痛的感觉减轻了。
 
  另一方面,她俯下身子,紧紧抱住析仁壮实的身子。送上嘴,两人的舌头再 度在口中互相探索。她将下体紧紧的贴著析仁。使阴蒂贴著析人肉柱根部揉动。 
  轻微的扭动使析仁受的刺激较小,而她则享受了极度的激情之乐,她吸吮的 力量随著快感而更加有力。有时甚至让析人觉得舌根有一种激情的痛感。
 
  她用体内肌肉吸吮了一阵,问析人说:“现在怎样?”说著她后退,让肉柱 退出,又深深的插入。析人发觉刚才的酸涨没有了。龟头又开始享受激烈的刺激。 於是他也配合著作起大动作的抽送来。她立刻体会到他的配合。两人开始快速的 抽送。她坐起身子张口大口地喘息,胸口起伏著,双乳随著她的上下抽动,在胸 前跳跃著。
 
  析仁以双枕垫高头部,欣赏她作爱的表情。她平滑的小腹则随她上下扭动。 乌黑细柔的长发随著扭动飞扬著。析人的肉柱则在两人接触的地方深入浅出,他 伸出双手爱抚著她那极为美丽的双乳,随著她的上下,作温柔的爱抚。他又抬起 头来,看著她的阴部。在两瓣含著肉柱的柔软双唇上方,镶著一颗粉红珍珠。他 心里说:就是这颗珍珠,刚才带给我许多快感,也让她娇喘不已。他好奇的伸出 食指随著她抽动的节奏按揉。他的动作,立刻带给她强烈的反应。
 
  「啊。。嗯。。」她摆动的频率越来越快,下挫的力量也越来越重。当然, 揉附在她那粒珍珠上的手指受压迫的力量也越重。她淫荡的呻吟,带给析人一种 特殊的满足感。
 
  没几时她的爱的呻吟更激烈了。说:啊!……快……快……嗯……抱住我… …」呼叫声中她更把上身前倾,以便加压。
 
  析仁合作的激烈抽送起来。但是刚才那种酸涨的感觉又在肉根尖端泛起。 
  他抽出一半,希望能够减少一些刺激。持续了十来次后,她俯下身子将析仁 紧紧抱住。
 
  她最后揉动的那几下真用力,揉得析仁阴茎隐隐作痛。她瘫软了下来说:「 我好累,我要躺下。」
 
  析仁让她躺下后,望著她苍白出汗的娇躯,她是真筋疲力竭了!但肉柱仍深 深地插在她双股中。「我还能不能抽动?」析仁心想她大概疲倦了想休息了。说 著他稍稍后退,再次轻轻抽动地来。由於少女压在他身上,他的动作格外费力。 每一次抽动,都要把她全身体重顶起来。她查觉了他费力的动作。
 
  「换你上来!」她压在析仁身上,气喘吁吁的说出出乎析仁意料之外的答覆。 
  析仁将她放在床沿,双手将她的双腿架在双臂上,站在床沿端好架势,以最 深入、接触面最广的姿势展开第二波的攻击。
 
  半站半伏著作,使他体力的消耗省了不少。每一次前进攻击,都使她双乳活 泼的前后跳跃,她的脸部肌肉,配合著每一次抽动微微的抽动。显然在静态的作 爱中,享受著析人壮实的肉柱充分的刺激。
 
  她的感觉越来越高。忍不住「哀哟……哀哟……」声声入耳,析人身子不由 自主的左右搓揉。揉出她阵阵的高潮。每次她都紧抓析仁双臂的双手,阴道缩夹 著他的命根,使他感觉到格外刺激。
 
  在狂乱中,一股泉涌直冲而出,析仁忙用力分开她双腿、身体前倾向她胸前 压去。宝贝直捣她的深处而去,第二次两人下体紧紧的贴著,他的宝贝深埋在她 的阴道里,龟头顶著子宫口,一阵一阵的抽搐,精液不停的射到她的子宫里去。 析仁感到深刻的满足。那能让一个女人怀孕的感觉,让他格外觉得兴奋和满意。 
  「啊!。。啊!。。啊!。。」她搂著析仁的身子,全身抽搐著。
 
  她连叫了几声。然后紧紧的抱著析仁,体内肌肉不住的紧缩,帮著析仁把精 液一滴不剩的,吸入她体内。这次析仁确实累了。他俯下身子,抱著她柔软的腰 干,趴在她身上。任凭阴茎缓缓的退出她的身子。她也柔顺的抱著他。享受他最 后一刻的温存。时间彷佛冻结了。天长地久,两人都要在这一刻中拥抱永恒。 
  这片刻的温存,带给两人喘息的机会。也让两人从深深的交合里,享受到互 相委身的喜乐。两人的爱液,就在这一刻小息中,从她体内泊泊流出。
 
  室内充斥著男性精液的味道。她忽然推开析仁说:“让我去洗一洗。我还不 想那麽快怀孕。析仁心中暗念著:”怕怀孕?洗一洗就有用吗?“他却没有表现 出来。只是顺从的翻转身子,躺在一边,顺手从床头拉出一张纸巾,抹去肉柱上 残留的体液。
 
  少女洗完回来。析仁已经睡著了。她翻过析仁的身子,拥抱著他,爱怜的亲 吻著。析仁配合的搂著她的细腰,两人就这样入睡了。
 
  半夜,析仁又被怀中蠢动的柔软身子逗起了满腔的热情。试想,一个童男, 第一次和一个成熟的少女相拥而眠,怎能不整夜思春?他用硬挺的肉柱,在少女 阴部顶著,揉著。不一会,少女已经有了回应,她合作的叉开双腿,欢迎雄壮的 他再一次进到她的体内。深睡中的少女,只是本能的反应。完全没有一点激情。 他抽动著。没有少女的配合,他觉得意兴阑栅。况且一夜三度春风,精囊里也没 有多余的精液可射了。他草草了事的到了高潮。又拥著她入睡。
 
  清晨,析仁在一夜好睡之后醒来。少女仍然在他身侧沉沉的睡著。身上不知 什麽时候盖著薄薄的一层床单。他知道必是少女半夜给他披上的。他掀开床单, 看著身侧卷缩著的少女,想起昨夜愉快的初夜,析仁禁不住想要再试试这令他销 魂的游戏。
 
  析仁看著怀中的惜春,她如饥如渴的想得到他的温存。他知道她心里图的是 他的春风雨露。她渴望他的阴茎进到她的身子里,让她长久以来对析仁的暗恋, 终於得到满足。
 
  惜春相貌中庸,但是却有一个非常诱人的身材,是别人没有看出来的。析仁 愿意成全她的恋慕。她也愿意把自己的身体奉献给他,使他多日的孤寂,得到安 慰。何况她也多年都十分孤单,自从她十六岁起,她就暗暗的爱恋著这位住在她 隔壁的大哥哥。后来在偶然的机会里和他有了一夜春宵,她更加在芳心中多年暗 恋著他。
 
  说起那次的一夜春宵,惜春永远也不会忘记。在她一生中也曾有过男人向她 示好。但是每次和析仁比较,她总是又回到自己心里的暗恋里。她高中毕业后, 因为家境不能升入大学,她在父母的耸踊和安排下,把她送到析仁的公司,作他 的助理,她得到机会天天接近他,她心里对析仁的感情天天增长。她常常幻想自 己有一天成为他的妻子。她一点也不敢表达出来。因为他是那麽英俊潇洒。又在 工作和学业上都那麽出色。她不敢想像他会真的把她娶回家。她都几乎放弃了。 可是谁想到公司办了一个化装舞会,在那一天晚上,他带她上了床。在床上,她 对他所有的感情都表达出来。那一夜春宵对惜春有决定性的影响。她在心里下定 了决心,终生都要把析仁记在心上。
 
  两个人既然天天都在一起工作,惜春对析仁的恋慕,从那一夜的春宵开始, 就增加得更快了。可是她却要好好的把一切都深深的埋在心底。
 
  眼看著析仁他和美丽脱俗的珍约会。惜春心里真是醋味十足。但是她什麽也 不能做。只好怨叹自己比不上珍。在短短的几个月里,析仁和珍他就结了婚。八 年之间,惜春在他面前都暗暗的把恋慕之情藏在心底。析仁和珍竟然多年没有孩 子,天天过著新婚似的生活。惜春一点机会也没有。
 
  然而天天朝夕相处,使她孤寂的芳心多少得到一点安慰。她可以顺理成章的 为他安排一切,关心他的起居、坐息。安排他的一切行程、公务。能够这样,她 也就满足了。
 
  这年初,析仁和珍一同出游。在山路上被对面来车撞上。珍受了重伤。析仁 一连几个月,都在医院里度过,天天晚上坐著看奄奄一息的珍在死亡边缘挣扎, 析仁也倍受折磨。身子骤然消瘦下来。惜春看在眼里,好不伤心,只好天天中午 特意带析仁出外吃午餐。她的爱意,在这段时间里第一次表现出来。
 
  珍终於在五个月的垂死挣扎之后,离开世界。析仁经过五个月的折磨,最后 终於接纳了爱妻离世的事实。惜春全心全意的爱护著他,把她多年的爱慕,都表 现出来。她要把握这个机会把析仁抓到怀里来。两人多年来都经常有独处的机会, 所以他对她毫无戒心。想不到这种态度,让她得到展现魅力的机会。
 
  他看著她故意在这天穿著迷人的露背装和迷你裙,就知道她的心意了。因为 这是他们两人单独出差的机会。并且两人要一起在旅馆过夜。晚上,她在他的房 门口敲门,他开门迎她进来。她的装伴极为暴露,他从来没有见过她这身穿著。 心想大约是她特地买的,就眼露讶异的问她:「从来没有看你穿这身衣服,你是 特地买的吧?」才说完,就看见她有点羞意的红了脸。他立刻会意了这是她为了 他才穿的衣服。他连忙迎她进来。她咬著下唇,像是立定了主意似的,张开双臂 迎向他说:「抱抱我吧。」他刚从浴室出来,只围著毛巾。多日没有亲近女人, 看著惜春丰满的身材,让他心里的春情荡漾。
 
  他抱著她,用舌头轻轻的在她的双唇舔舐。又伸出手在她背后解开了她的胸 衣。自己的毛巾早就落在地上。他的阴茎不听话的挺直了。他解开她的短裙,任 凭它落在地上。两人紧紧的贴著,他的敏感部位紧紧的顶著她的敏感部位。他感 觉到她全身颤抖,迎向他坚硬的身子。他顺手关了灯。
 
  他的手搂著她纤细的腰干。带著她走到床边,她就坐在床沿。叉开双腿,让 他在中间站著。他跪下,用龟头顶著她早已湿濡的阴户。他用手指夹著阴茎,让 龟头在她的两瓣阴唇之间上下移动。
 
  他的动作让惜春兴奋异常,她不断的急促的吸著气,龟头的蠕动带给她极度 刺激的快感。
 
  析仁揉了一阵,惜春伸手抱著他的腰干,拉著他进前。於是析仁的阴茎就顺 利的滑进她的阴道。他没有遇到处女膜的阻力。相反的,入口只是让析仁觉得非 常紧密。惜春紧密的入口,使他更加刺激兴奋。
 
  她说:「我已经有八年,没有接近过男人了。」他知道她只有廿六岁,也就 是说,她的初夜是十八岁。她又说:「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你。你记得不记得?就 是在一品的舞会。」
 
  他完全不记得。那是他召开的舞会。全体员工都可以和所喜欢的人渡过快乐 的一夜。并且大家都尽力邀请各人的朋友。所以来的人数远超过公司的人数。没 有人知道谁是谁,他当然一点也不记得那夜他和她有什麽关系。大家都穿著别人 的衣服,戴著面具。
 
  只有他一个人保持原形,想不到就此给了惜春机会。
 
  她却说:「那次化装舞会,我扮成村姑,和你一起出游。」
 
  他记起来了。他说:「原来那个村姑是你?」
 
  他记得他把村姑带到一间空房里,在那里,他早已预备好一张睡垫,他那时 接近三十,只想尽一夜之欢,一点也没有考虑后果。却不知道惜春早已暗恋他多 年。他问那惜春:「你愿意和我有一夜的欢乐吗?」惜春轻轻的嗯了一声。 
  於是他把惜春的衣服轻轻的脱了下来。跪在她面前,要她坐在床垫上,把大 腿叉开。惜春原来还有几份矜持。他再次问她:「你真的愿意和我有一夜的欢乐?」 她仍然轻轻的嗯了一声。於是他说:「那你要把双腿叉开。」她轻轻的说:「我 不好意思。」他上前吻了她,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在她耳边说:「没有关系, 许多女孩子起初都很害羞。你让我放手抚摸你,就会舒服了。」
 
  说著他的双手已经开始在她赤裸的侗体上下抚摸。他的舌头伸入她的嘴里, 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然而他的爱抚,实在让她享受到从来没有的快慰。两个人 兴奋的互相厮磨著,他的手一点一点把她仅留的一点点衣物都脱掉了。
 
  只留下眼罩,他不愿知道少女是谁,只要保持距离,他就觉得不必负责任, 只要尽一夜之欢就好了。
 
  她从十六岁开始就暗恋著他。
 
  每次看著他就觉得幸福。现在得到机会,与心爱的男人作爱,当然让她全身 都有触电的快感。不知道什麽时候,两个人已经都赤裸的紧紧贴著。他的阳物, 顶在她的阴唇之间。她兴奋的反应著,全身像触电似的激起了火花。
 
  那时析仁只有几次做爱的经验。他在阴唇之间游动,找不著入口。
 
  惜春并不知道析仁是找不著入口。只是享受著龟头在阴唇上厮磨的快感。 
  她的刺激越爬越高,她想要析仁进到自己身子里去。於是她本能的伸手把他 的龟头扶到阴道口。让他可以开始突破处女膜。他感觉到处女膜的抵抗,发现是 个清纯的处女。能够和一个处女做爱的冲动,让他格外兴奋。他感觉到自己的阳 物,更加坚硬,预备要突破处女膜。於是他坐了下来,要她在上面控制。惜春轻 喘著,忍不住想要他进去的冲动,终於把全身体重,都集中在龟头上,坐了下去。 龟头逐渐塞进处女膜,坚硬的阴茎开始把处女膜扩张开来,惜春开始感觉到撕裂 的痛苦。她忍不住的哀亨起来。析仁知道她会痛,一动也不动的坚挺著。她慢慢 的俯下身子。只让析人的龟头塞在阴道口。两人就这麽坚挺著。也不知道过了多 久,析人在惜春紧缩的处女膜的刺激下,到了高潮。精液一股一股的射入惜春身 子里。射精后,坚挺的阴茎缩小了。惜春逐渐后挫,把射精后退缩中的阴茎,全 部吞入阴道中。
 
  析仁感觉到处女膜在他阴茎上从尖端直到根部,直到全根阴茎都插在她的阴 道里。他放松了心情,让自己充份的享受她温柔火热的身体。他的阴茎,已经完 全缩到没有感觉的地步。但少女的悸动,仍然自然的收缩著,在他的龟头上有力 的作著最动人心弦的按摩。
 
  他的热情又给点燃了。恢复坚挺的肉柱也自然的在她体内跳动著。
 
  破瓜的痛楚使两人都不敢有一点抽动,只是让阴茎留在惜春阴道内,自然的 向高潮逐步迈进。
 
  他就这样让惜春享受著他坚实的身子。他也享受著惜春充满青春气息的身子, 两人坚持著,惜春是个处女,从来没有行房经验,只是本能的让生理反应推动自 己一点一点的爬向高潮。惜春感觉到子宫深处开始泛开一点一滴闪电也似的感觉。 她的高潮在析仁坚实的阴茎有力的跳动下,逐渐来到。析仁感觉到阴道开始一阵 阵收缩。原本已经十分紧缩的阴道,有力的在他坚实的阴茎上揉著。惜春在原始 的性冲动下,臀部由轻轻摇动,到激烈的抽动。
 
  她发出最原始的呻吟,他已经有多次的性经验。当然把初夜的她,逗得欲仙 欲死。她高兴得大声呻吟,在那无人的空房子里,两人都尽情的放纵享受。他早 已多次感觉到龟头轻微的酸麻,现在知道惜春已经享受了高潮,是他的机会了。 於是他开始加紧抽动,高潮的快感,一阵一阵的袭来,精液顺著阴茎,从龟头一 股一股的射进她的阴道深处。惜春仍然在高潮满溢之中,析仁的射精,立刻把她 带进另外一个悸动之中。两人在这次的偶然懈逅之中,竟然都充份享受到高潮的 愉快。
 
  然而那时惜春却因为自卑,不愿表露自己的身份。她几次想向析仁自白,却 都得不到析仁的回应。她只好把自己的心意埋在心里。
 
  析仁实在想不到,在多年相隔之后,竟然还有机会和她做爱。这一次,她豪 放的迎著他,好像多年的夫妻那样。经过析仁刻意的用龟头在惜春的阴唇之间揉 动,惜春的阴唇已经饱饱的被滑润体液覆盖。析仁大胆的把沾满惜春体液的阴茎 对准入口,整个深深的插入她的阴道,让根部紧贴她的外阴。他的小腹稍作收缩, 阴茎轻轻的抽动起来,他的动作引起她的直接反应。她细致的阴道,有了多年来 第一次的按摩,再一次把她带到性欲的高潮。她呻吟起来。他欣赏她的反应,这 种淫荡的声音,是男人最高兴的礼物。因为这是他雄壮的阴茎最大的成就。他欢 愉的享受著她青春的肉体。身子的尖端,在她的阴道细嫩的肌肤按摩下,每一个 细胞都享受到轻微电击,带给他无比的欢乐。
 
  他也想不到,惜春竟然会多年等候著他的再来。并且第二次相遇,比第一次 更豪放,更成熟。正像熟透了的果子,一口咬下来,果汁横流。滋味鲜美,更加 饱满。他用舌尖舔著她的乳尖,又含在口中,轻轻吸吮。少女已成少妇,多年压 抑的欲火,被乳尖传来的刺激再度挑旺起来。他贪婪的吸吮著,她丰满的乳房, 让他格外兴奋。他用双手搂著她的腰干。她那纤细的腰枝,在他的手中,让他一 把抓起。他稍微用力,将她轻盈的腰干微微微抬起,就使她的阴户正对著他的阴 茎。他再一次让龟头在她阴唇内侧揉动著。一面试探性的问她:「这样好不好?」 
  她闭著眼轻轻点著头,微笑的回著:「很好。」说著抱上前去。他真高兴她 的反应。这是多少男人梦昧以求的完全做爱。她欣赏他,他享受她的肉体。她也 享受他的肉体。互相欣赏,互相爱慕。他用龟头细细的在她的阴唇上揉著。她细 嫩的肌肤带给他细致的快慰。她急促的轻喘著,反映出她正在经历极度的快感。